1. <strike id="dk0s78"></strike><legend id="dk0s78"></legend><strike id="dk0s78"></strike><bdo id="dk0s78"></bdo>
        <abbr id="dk0s78"></abbr><optgroup id="dk0s78"></optgroup><ul id="dk0s78"></ul><blockquote id="dk0s78"></blockquote>

                        打魚兌換_ 《卡先生和他的憂郁鳥》讀後感

                         不記得在什麽地方看過,說時間其實原本是不動的,流淌的是打魚兌換們,我們的生命在時間裏流淌著,所以才鮮活,所以才鮮亮,所以才有一路上美麗的風景,一路上有無法料及的遭遇,一路上有驚奇的發現,一路上不斷地創造精彩……而《卡先生和他的憂郁鳥》試圖告訴我們應該爲自己的生命尋找一個流淌的方向和出口。

                          卡圖思卡是個極其愛鳥的人,他有一屋子的鳥。有的是自己飛來的麻雀,有的錯過遷徙的候鳥燕子,有野外突然相遇的伊索德,有貿然闖入的米爾,有折翅而被他救起的丹尼爾,當然也有被他抓來的葛若特、斑姬鹟和漢利希,還有買來的……它們就這樣被卡圖思卡認爲自由地放養在屋子裏,再多的呵護還是讓它們全部患上了鳥類最不該得的病症:憂郁症!原本應該最熱鬧的世界越來越沉悶。當然卡圖思卡還是明白了自己原來阻止了這些生命的流淌,他所做的一切只不過都是爲了讓這些個美麗的生命停滯在這間屋子所擁有的時間河段裏。于是他再次表現出了自己對鳥真正的愛:他幾近傾家蕩産將每一只鳥都送到了它們最合適的地方,爲它們尋找到了生命流淌的方向。一路上他有不舍,而更多的漸漸有了忏悔:他對從不知自然爲何的兩只金絲雀洛塔和瑪蒂說:“對不起,我們人類可真是毀了你們的一生。”(由此我也想到了隔絕生命與自然的交流是多麽殘忍的事情)隨著送歸的曆程,他漸漸地讀到了鳥兒們的微笑,盡管虎皮鹦鹉貝爾托開始只是笑了短短的一會兒,但畢竟是笑了,這微笑堅定了他的決定。當他對白鹦鹉阿莫喃喃說道:“你,我最後的鳥兒,不要害怕。從現在起,你的生命會更加精彩。祝你好運,現在飛吧!”之後,他真的感受到了輕松。

                          可人,更是需要有自己的方向,因爲他們比鳥更善于思考。隨之而來的恰恰是人自己的思考——卡圖思卡必須尋找解放自己的辦法。鳥兒們讓他明白了,原來自己也是一只鳥,而且當鳥兒們離開之後自己才是真正最憂郁的鳥兒,一只被圈養著的鳥兒。當然最終他也選擇了流淌——坐上自己設計的船流淌進又圓又在的夕陽裏,流淌進時間的長河裏。

                          是不是很有點中國歸隱的意味!與其說卡圖思卡深深地體現了西方人文哲學精神,莫如說更深得中國老子哲學的精髓。當然他沒有徹底地真正離開,也許有一天,他還會漂泊至此,也許有一天,他還會尋找一個岸口登陸,也許有一天,他那船頂上會有更多的鳥兒光顧,但他肯定不會再憂郁,因爲他已經啓動了自己的旅程。

                          正如書後短評中作家王浩盛說的:好人不一定就是快樂的人。快樂這玩意兒,不是因爲我們乖乖的就會存在,恐怕只有我們願意去思考和追求,才會真正停留在我們的生命裏。

                          讓我們不太安分地流淌起來嗎?讓我們去時間的長河裏遭遇包括幸福在內的人生諸味,這樣我們才是鮮活的,生命才是鮮亮的!

                        十一歲那年,我讀到生命中的第一本詩集,泰戈爾的《飛鳥集》。
                        “夏天的飛鳥,飛到我的窗前唱歌,又飛去了。秋天的黃葉,它們沒什麽可唱,只歎息一聲,飛落在那裏。”
                        鄭振铎曾評論:“泰戈爾歌聲雖有時沉寂,但是只要有人類在世上,他的微妙幽宛之詩仍將永遠是由人的心中唱出來的。”是的,泰戈爾的詩,是從他心底裏流出來的,是他對人生深度領略的真誠感受,正如一位印度人所說:“他是我們中的第一人:不拒絕生命,而能說出生命之本身的,這就是我們所以愛他的原因了。”
                        他的詩歌,給我一個小小的、清澈的、看得見風景的房間。我推開窗子望去,詩的視野裏,每一顆種子都是春天,每一滴眼淚都是海水,每一個音符都是歌聲。“像山坡草地上的一叢叢野花,在早晨的太陽光下,紛紛的伸出頭來。隨你喜歡什麽吧,那顔色和香味是多種多樣的。”驟然間,我的心靈全都醉綠了,像細雨微露,清涼得讓自己發愣。在我讀來,他的詩歌不晦澀,不生僻,詩中帶有東方宗教色彩的智慧、博愛、神性和美滌蕩著我的靈魂。他的詩歌飽含愛的撫慰、人倫的溫情和慈善的光芒,即使死亡,在他的筆下,也是深情優美的訴說。詩中集中表達了詩人終生關注的精神問題,思想碎片在精神暗流上構成特殊的有機整體。閱讀《飛鳥集》,我們無疑是在尋求一位先知的指點。我相信你的愛。泰戈爾常說的話,相信——入世的勇氣和愛。在這位偉大的詩人面前,我慶幸,自己沒有喪失一個孩子的視野和感動。在這個很容易就憤青的時代,感動,已經成爲越來越奢侈的享受。
                        早在讀《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時,便知道泰戈爾不凡,無關于他的殊榮與頭銜。一個人活于世,若能隨意從萬物中獲取靈感,信手將自己心底深處的感情傾注于其中,除了他對自然生命無比深厚的愛,我不做他想。如同人們評價:他的詩歌是送給神的禮物,他本身是神的求婚者。他一直以一種貼近生活的姿勢,將世人眼中的平凡敘述輾轉成最美麗的文字。我甚至可以想象百年之前,這樣一位寬厚慈藹的老人,用他溫熱的唇,輕輕開合訴說:Godexpectsanswersfortheflowershesendsus,notforthesuntheearth……如此語句,如同甘霖,澆灑在我因高中繁忙生活而荒蕪的心田,讓我在書山題海仍能找回那最初的純淨。
                        有人說,詩人是人類的兒童。于我而言,《飛鳥集》確如一個童話——輕嗅一路芳香打開大自然清新的課本,再看字旁大片的留白,仿佛墜入了詩人編織的一個夢幻,欲求真,便得真。文字是他的,意象是他的,體會卻是你的。讀詩,很多時候是讀自己。
                        擡頭望天,我突然想起泰戈爾的一句話:天空沒有鳥的痕迹,但打魚兌換已經飛過。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44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