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通行證
名稱
密碼
浏覽 | 注冊
今天是:
投 稿
您現在的位置:郴州新聞網>> 新聞>> 文化>>正文內容

爺爺的煙鬥

作者:李雄彬 來源:郴州日報 編輯:侯嶽超 發布時間 2019年07月11日 14:28
歡迎關注郴州新聞網微信公衆號(chenzhounews),或掃描文章下方二維碼進行關注。
自從有了自己的小家後,加上工作忙的緣故,回資興州門司老家的次數少了。每次回到老家後,我總會從家中的“百寶箱”裏取出那個長方形木盒,小心翼翼地拿起用紅布包裹著的煙鬥。幼小的女兒看著我輕輕擦拭著煙鬥,想從我手中搶過來一探究竟。“先別急,等你長大了,會交給你保管的。”說完,我又陷入了回憶中。
 
這是一根外形普通的煙鬥。兩尺多長的竹杆,柄勺是一個彎彎的銅柄,煙嘴已泛黃。因爲年歲久遠的緣故,整個煙鬥顯得烏黑發亮。“這根煙鬥跟隨了你爺爺的一生!”大伯告訴我們,“它陪伴你爺爺經曆了人生的起起伏伏,見證了被周恩來總理接見時的無上榮光,也見證了與社員群衆一起修水庫、搞集體掙工分的峥嵘歲月………”大伯把煙鬥的故事娓娓道來。
 
爺爺出生在一個木匠家庭,兄弟姊妹多,他是老大,很早就出來幫家裏養家糊口,沒有上過私塾,文化全是靠自學而來。可惜的是,他當年自學的筆記全被奶奶當作“引火紙”,在生火做飯時燒掉了。現在唯一保存的是他學習用過的《毛澤東選集》(第一版)。他還自學了木工活、泥瓦活和其他一些民間手工藝。長大後,爺爺沒有像他父親一樣成爲遠近聞名的木匠,而是先後擔任了公社書記、水庫管理所所長、農科所所長、輕工局局長、水電局局長等職務,最重要的是他發明了打谷機,取代了幾千年的木桶打谷法。1958年11月的一天,因爲這個發明,爺爺作爲全國“科技革新能手”獎獲得者被邀請到人民大會堂,受到周恩來總理親切接見。我現在只能從大伯那張保存完好的《科技日報》上去感受爺爺當時的榮光了,也只能從那根跟隨他到北京的煙鬥,去撫摸他那時的人生輝煌。
 
大家都對爺爺的煙鬥非常害怕和敬畏。每到春耕季節,爺爺喜歡將煙鬥和旱煙袋別在腰間,往返于鄉村田野間,檢查公社的春耕情況。有些年輕後生插秧時偷懶取巧,將秧距拉大,爺爺則會一絲不苟、一丘田一丘田地查看,發現問題時,馬上批評整改。如果有社員提出質疑,他會不慌不忙卷起褲腳走進稻田裏,再從腰間取出煙鬥來丈量行距,讓人心服口服。爺爺的煙鬥還用作“戒尺”。大伯記憶猶新,那時家裏兄妹四人,常常餓肚子,實在熬不住了,總想方設法弄點吃的。爺爺知道後,就讓兄妹四人到山上砍杉樹柴,要求每人一捆。背回家後,讓他們跪在杉樹葉上,把煙鬥遞上,讓大家依次用煙鬥敲自己的頭,直到認識錯誤爲止。當然,大家對這根煙鬥更多的是敬畏。在別人眼中,爺爺是書記、所長、局長,肯定能從中撈到很多好處。可在大伯、父親的眼中,爺爺的職務沒有給他們帶來任何的優越感和特權。他無論在哪個崗位都能守得住清貧,就連自己抽的旱煙也是讓奶奶在房屋四周牆角裏種的。他對家人與其他社員一視同仁。
 
因爲一次意外,還沒到退休年紀的爺爺突然離開了我們。那天他回老家休假時,因閑不住,幫組上一戶村民家裏安裝電線,沒有踩穩,從凳子上摔下來後再也沒有站起來。離世時他什麽也沒有帶走,也沒有給家裏留下一點財産,只留下這根煙鬥。
 
這根煙鬥作爲傳家寶,教育孕育了家中幾代人的誠實、謙虛、清廉和擔當。我會傳給女兒這一代,並一代接一代傳下去。

如需轉載此文,請注明來源。
點擊分享到:
    沒有相關內容

郴州新聞網微信

郴州發布
  觀後心情
被感動 同情 囧囧 憤怒 和諧 悲劇 高興 打醬油
黨媒推薦(由全國黨媒信息公共平台提供)
熱門視頻
新聞熱線:0735-2892485 廣告熱線:0735-2893333 E-mail:master@czxww.cn 傳真:2295893 監督電話:2886133
郴州日報社 主辦 版權所有:郴州新聞網(蘇仙北路郴州日報社大門旁)
湘ICP備10203546號 郴州新聞網投稿交流QQ群:60874409